我国计算技术的卓越组织者:阎沛霖
2019-06-10 15:44:59
  • 0
  • 0
  • 0

来源: 计算机六十年  原创: 刘瑞挺

——庆祝南开大学建校90周年而作

阎沛霖,1911 年3 月27日出生, 黑龙江宁安人。1931 年入南开大学物理系,1941年1 月到延安,从事科学工作和工业教育,1956年任中科院计算所筹备委员会副主任,2003 年1 月1 日在北京逝世。

阎沛霖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优秀的科技教育工作者、我国计算机事业的创建者之一。他1937年毕业于南开大学物理系,积极投身革命,为我国解放区创建工科院校,培养了大批工业建设人才。全国解放后,他先后担任政务院重工业部教育司司长、国家计委计划局副局长,国家建设委员会党组成员,重工业局局长。1960年2月10日中科院任命阎沛霖担任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所长,他在筹建我国第一个计算技术研究所,组织培训我国早期计算机科技队伍,研制我国第一批电子计算机,并推动全国计算技术的发展等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阎沛霖(1959年)

1985年6月1日,中国计算机学会成立合影局部,阎沛霖(右三)

忧国忧民南开人

阎沛霖1911年3月27日生于松江省(现黑龙江省)宁安县,满族。小学毕业后,入吉林第五中学读初中。

1928年夏来到天津,进入南开中学就读高中。1931年夏考入南开大学理学院物理系。当时刚成立一年的理学院共有五系(算学、化学、物理、生物、电工)一科(医预),全院虽有学生132名,然物理学系仅4名学生。物理学系于1922年由饶毓泰教授主持建立,继有吴大猷、卢镛培先生之擘画改进。因此该系“务求学者能应用各种最新之重要仪器,以养成实验技能”。严师出高徒,耳提面命、耳濡目染,为阎沛霖养成科学作风打下坚实的基础。

1932年阎沛霖参加了我党的外围组织——反帝大同盟,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时学校已有阎沛霖、陈宝诚、苏徵祥等四、五名地下党员。

组织天津“一二·九”

1933年寒假阎沛霖回东北家中看望,未即时返回天津,而到长春吉林省第一工科中学与第四中学任教,因而失掉党的组织关系。1934年夏他回到天津,继续在南开大学物理系的学业。三年后,于1937年夏毕业。在此期间,1936年春,阎沛霖加入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队),参加了学校学生自治会的工作,并组织领导了天津学生的“一二·九”运动。1938年5月阎沛霖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5年12月9日,北平学生爆发了反对华北自治的“一二•九”运动,南开学生自治会冷冰、阎沛霖、关性天立即赴北大、清华了解情况。他们回校后,联合天津各校学生响应北平学生爱国义举。18日,南开大学和南开中学召开大会,提出“反对华北自治”、“对内团结,对外抗战”等要求,通过了“全体学生晋京请愿”等议案,并汇合中西女中、汇文中学同学游行示威。游行途中遭到天津军警镇压,学生们与之展开搏斗,最终与法商学院等校爱国学生汇集到南开操场,宣布成立天津学生联合会,选举南开大学、北洋大学和法商学院三校组成常务委员会,发表抗日宣言和通电,同时决定19日举行总罢课。20日,南开学生从东站乘车南下进行抗日宣传,到达沧州后,国民党政府不许学生前行赴宁。学生拒绝返校,并对当地农工进行演讲,受到群众热情支持。经过“一二•一八”大示威和“一二•二○”南下请愿,提高了群众的抗日觉悟,揭开了南开大学抗日救亡新的一页。

南大学生会执行委员会的委员中有阎沛霖、苏徵祥、张光汉、沙兆豫、李明义、王绶昌、庞文华、贾明庸、王玉堂、沈士杰、蒲承爵等。从此党支部掌握了对学生会的领导权,许多活动都可以通过学生会去进行。

1936年11月,日军联合伪蒙军进犯绥远,遭到傅作义部队的英勇抗击,中国军队取得了百灵庙大捷。在全国各界群众掀起的援助绥远抗战热潮中,南开学生踊跃参加。并派南开大学学生代表冷冰、阎沛霖等人赴前线慰问将士。

重庆兵工报国志

1937年9月阎沛霖在南开大学毕业后,进入重庆国民政府兵工署弹道研究所任技术员。我们知道,当年留学欧、美及日本的理工专家,国内各大学出身之理工学人,多以参加国防科技研发及武器弹药生产为报国之志,并引以为荣!阎沛霖的这个志向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值得称道的。

说到这个兵工署,我想起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时,重庆晚报曾刊登大量专题文章回忆重庆兵工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

正是当年九万兵工的同仇敌忾,从1938年各厂迁渝相继复工至1945年抗战胜利,重庆17家兵工厂共生产各种枪弹8.54亿发,步枪29.34万支,轻机枪1.17万挺,重机枪1.82万挺,火炮1.4万门,炮弹599万颗,手榴弹956万颗,各式掷弹筒6.79万具,掷榴弹154万颗,炸药包376万个。据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的统计:重庆兵工承担了全国械弹生产的三分之二份额。今天,重庆“嘉陵摩托”、“长安福特”等名牌都是这些兵工企业转向民用的硕果。

当年兵工署长是俞大维先生(1897-1993),他1920年在哈佛大学获得数理逻辑博士,1926年去柏林大学深造,为弹道学专家。从1933年1月建署直至1944年12月底整整干了12年。说到这位前辈,我们想起1999年9月18日国庆50周年前夕,中央曾表彰为两弹一星做出巨大贡献的23位杰出科学家。颁奖后,受奖的首席科学家钱学森曾说:“今天我们能交出这样一张成绩单,要特别感恩和怀念先贤前辈,第一位就是俞大维先生。例如这次受奖人任新民、屠守锷、姚相斌、孙家栋、黄纬禄等均系在俞大维的兵工厂及研究机构工作或资送出国留学培养出来的人才”。俞先生随蒋赴台,虽未加入国民党,毕竟先后做过“交通部长”和“国防部长”。

抗战时期,俞大维主管全国军火武器之研发与生产制造。他深感中日大战,不可避免,即从德国、瑞典及捷克购买武器,引进有关科技,大力整顿兵工厂的生产管理,统一标准,革除陋习,事必亲躬,创见独到。他的廉洁奉公与卓越建树为世人称道。

兵工署弹道研究所是人才荟萃之所,在这里的3年对阎沛霖的成长起了重要的作用。其间,1939年他还参加了“华北同学工作队”群众救亡团体。

奔赴延安干革命

1941年1月阎沛霖来到革命圣地延安,分配在刚开始筹建的延安自然科学院工作。

延安自然科学院是党创办的一所培养科技人才的理工农综合性大学。它的前身是1939年5月建立的延安自然科学研究院。1940年1月,改为延安自然科学院。校址在延安南门外的杜甫川。第一任院长为李富春,第二任院长为徐特立。1940年初,延安自然科学院筹建班子主要有副院长陈康白、教育处长屈伯川、干部处长卫之、总务处长陈宝诚、杨作材等同志。我们知道,陈宝诚和阎沛霖都曾是南开大学党支部最早的学生地下党员。

延安自然科学院设有中学部和大学部。中学部分为预科(高中)和补习班(初中)。大学部分为物理(后改为机械)、化学(后改为化工)、生物(后改为农业)、地矿(后因师资不足合并到化工系)4个系,分别由阎沛霖、李苏、乐天宇、张朝俊等4人担任系主任。

大学部的学制为3年。大学一年级主要是学习普通物理、普通化学、高等数学、工程制图、外国语、政治课等基础课。基础课教材选用大后方大学规范性的教材,如谈明的《化学》、克兰威尔的《微积分》。二、三年级按各系的实际情况学习技术基础和专门课程。学院在教学内容和方法上,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学院先后办有机械实习工厂、化工实习工厂、玻璃厂等,作为院内实习的基地。还与附近的光华农场及边区的主要工厂建立了密切联系,作为院外实习基础。

阎沛霖曾任班主任、系主任,并教授物理、数学等课程,所用课本大都使用英文原版教材。当时的物理系设有微积分、微分方程等数学课程,负责数学课程的是南开大学毕业的孙鸿儒。在教学中,他们采取少而精、启发式、讨论式、实验式等方法。基础课主要由教师重点讲授。技术基础课,由学生自学为主,教师着重于提要、启发、释疑。专业课则在生产实习中边干边学。

抗日战争胜利后,自然科学院迁至张家口、建屏、井陉,改名为晋察冀边区工业学校。1948年,工业专门学校又与北方大学工学院合并,成立华北大学工学院。1949年迁入北京,1952年定名为北京工业学院。1988年易名为北京理工大学,是我国著名高校之一。

转战东北办工学

1945年8月,以周扬为队长、张如心为副队长的延安大学部分干部、教师组成的“松江支队第四大队”告别延安,开赴东北。阎沛霖也在转战东北的队伍中。辗转过程的第一个大站是华北重镇张家口。1945年12月,原来的延安自然科学院迁到张家口塞北中学处,改名为张家口工业专门学校(亦称晋察冀边区工业专门学校,校址今为张家口市第十五中学)。阎沛霖担任张家口工业专门学校教育处处长。

1947年阎沛霖来到佳木斯,担任了东北大学(佳木斯)自然科学院院长。他与学校领导一起,继承和发扬延安大学的办学经验和革命传统,坚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努力构建毛泽东同志指示的“新型东北大学”,为解放区建设和全国解放培养了大批急需人才。

1948年3月9日吉林解放,它当时是吉林省的省会。阎沛霖被派往吉林,在东北工业部领导下筹办吉林工业专门学校,并担任校长。因该地区刚刚解放,首先开办短期政治培训班,广招东北解放区知识青年进行培训。千余人结业后,由东北工业部分配工作,少数人留下学业务,用人单位反映良好,又办了两期。

1948年11月2日,东北人民解放军完全解放东北最大城市沈阳,陈云同志负责沈阳接管工作。阎沛霖调到沈阳,担任东北人民政府工业部教育处处长,筹建了沈阳工学院,并兼任院长,该院后改为东北工学院,他又兼任党委书记。1948年12月至1949年8月阎沛霖还兼任东北人民政府工业部工业研究所(长春应化所前身)所长。

在此期间,他还在东北地区,建起了几所不同工业行业的中等技术学校和一所工业会计统计专门学校。阎沛霖主持工作的这些院校为早期东北地区工业建设培养输送了大批各类科技干部。

1958 年冬,送别苏联专家谢尔巴柯夫(右三)、维宗(右五)回国。阎沛霖(左五)、王正(左一)、张效祥(右二)

全国解放担重任

1952年,阎沛霖调入北京,在政务院重工业部任工业教育司长。当时陈云同志主抓中央财经工作,兼任重工业部部长,何长工同志为副部长、代理部长。阎沛霖与老首长自然紧密配合,而他在东北又一直抓工业教育,可谓得心应手。但毕竟这是全国性的新工作,他刻苦学习,丝毫不敢松懈。当时,工业教育司做了许多工作,例如俄语培训、翻译俄文工业书籍、编写出版工业教材、提高各地专门学校的教学质量、建立新型工业院校等。

1953年,阎沛霖调到国家计划委员会任设计局局长。在计委,他参与推动我国工业交通各部第一批设计院所的创建,参与开辟西北和华北几个工业区与若干大型工厂的布局。

解放初期,1949年到1953年,我国处于经济恢复期,建设项目较少,规模相对较小。1954年以后,国家进入大规模经济建设时期,基本建设规模日益扩大。1954年11月,薄一波任国务院第三办公室主任,分管重工业口的工作。同月,又任国家建设委员会主任。于是阎沛霖调入国家建设委员会任重工业局局长,并且是第一届建委委员和党组成员。

计算技术展宏图

1956年1月31日,国务院委托国家计委,会同有关部门制订我国《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纲要》,周恩来总理亲自领导这项工作。3月15日,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在京成立,陈毅任主任,李富春、郭沫若、薄一波、李四光任副主任,张劲夫任秘书长。

经过三个多月的工作,1956年6月远景规划纲要(草案)完成。其中第41项“计算技术的建立”为创建中国计算技术事业提供了一个纲领性的文件。主要内容包括:任务的意义和预期结果、国际先进水平和我国现状、解决任务的科学途径、本任务的大体进度、组织措施和国际合作等。

与此同时,由周恩来主持制定了《发展计算技术、半导体技术、无线电电子学、自动学和远距离操纵技术的紧急措施方案》(简称“四大紧急措施”)。

1956年5月20日,“四大紧急措施”由科学规划委员会正式提交国务院审议。7月5日,科学规划委员会正式印出“四大紧急措施”文本。其中,“计算技术”部分包括:急需建立计算技术研究所的措施;当年暑期必须分配的大学毕业生;迫切需要解决的国际合作项目,规划结束后派一个懂技术的代表团赴苏;立即举办训练班等几个方面的内容。

1956年6月19日,华罗庚教授主持了计算技术研究所筹备委员会的筹备会议。这次会议从组织上落实了远景规划确定的“先集中,后分散”的原则,由中国科学院、总参三部、二机部(后来分出四机部)、高等院校的计算技术专家组成委员会,对外称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筹备委员会。

同年7月28日,中国科学院第20次院务常务会议通过筹委会名单。任命华罗庚为计算技术研究所筹备委员会的主任委员。筹备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包括三位副主任委员:军委总参三部科学技术研究室主任何津;二机部第十研究所副所长王正;建设委员会重工业局局长,拟调入科学院工作的阎沛霖。筹备委员有:调入计算所工作的闵乃大、夏培肃、吴几康、蒋士騛、范新弼、张克明,兼职的有张效祥(军委总参三部)、赵访熊(清华大学教授,只参加过一次会议)、周寿宪(清华大学副教授)和徐献瑜(北京大学教授)。

1957年12月,阎沛霖调入中国科学院,主持我国第一个计算机技术研究所的筹建工作,任筹备委员会代主任。这是阎沛霖一生工作的一个重大转折点。

这时的阎沛霖年富力强,经验丰富。他深入实际、联系群众、坚持原则、作风民主。团结筹委会一班人,依靠各部门的专家学者,狠抓了两项工作:

首先,他遵照“先集中,后分散”的组建原则,培养计算技术专业人才。他除了派遣实习生、研究生、大学生到苏联去学习计算机技术之外,还在国内举办面向全国的计算数学训练班和计算机训练班,并派遣一批学有专长的科技人员到苏联去考察计算机。

其次,他遵照“先仿制,后创新”的发展规律,着手仿制苏联的M-3和БЭСМ计算机,通过通力合作,先后于1958年和1959年成功地制成了全部基于电子管的我国第一台103小型通用数字计算机(左图)和第一台104大型通用数字计算机(下图)。

1959年5月17日,经中国科学院院务会议讨论,认为规定给筹委会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决定正式成立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并任命阎沛霖为首任所长。

进入60年代后,计算所也开始了从第一代计算机向第二代计算机的过渡,包括着手开展晶体管计算机的研制和相应的预研与远期规划等工作,取得了许多研究成果。

1964年4月研制成功的119电子管计算机是我国第一台自行研究、设计、制造的大型通用数字计算机,在当年获得全国工业新产品展览一等奖。1964年6月通过国家鉴定的109乙计算机是我国自行研制成功的第一台大型晶体管通用数字计算机。1967年9月交付国家使用的109丙晶体管大型通用数字计算机是我国当时自行研制的技术上比较成熟的一台计算机,其技术指标和主要设备都具有当时国内最先进的水平。中科院计算所在阎沛霖主持下开发成功的这些早期计算机,为后续的发展打下了重要的基础,同时也满足了一些用户的迫切需要,为国防建设、经济建设做出了贡献,其中的109丙机被用户誉为“功勋计算机”。

阎沛霖在主持中科院计算所工作期间,还兼任国家科委计算技术专业组组长,负责组织制定过多次全国计算技术发展规划,主持召开过四次全国计算技术学术交流会。他还按照上级领导的意图,完成了若干旨在帮助有关部门发展计算技术或计算机科研事业的工作,其中较有影响者有:

从1959年开始,按国家规划先后策划并筹建一些大行政区或省市计算机科研机构,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包括在组织建设、人才培养和学术交流等方面给予支持和扶植,使其中不少单位获得了顺利的发展,继而成为在国内颇具实力的研究所。

1965年,从所内抽出半导体厚薄膜组件研究室并调入一批计算机专业人才,建立直属中科院的“156工程处”,专门从事计算机微小型化的研究工作。这个工程处在1966年秋研制出我国首台基于厚薄膜电路的原型弹载计算机后不久,即被改建成隶属于第七机械工业部的陕西(临潼)微电子学研究所(又称771研究所)。

1975年,充实所内计算数学研究室的技术力量并使之分离出来,成为我国首家计算中心——中国科学院计算中心。

1973 年10 月,中国电子学会计算机考察组与美国接待人士合影,前排:组长阎沛霖(左三)、副组长中国无线电器材公司副经理王宗金(左五)、陕西微电子学研究所副所长吴几康(右一);中排(左起):上海计算所朱三元、徐承尧(翻译)、驻美联络处工作人员余仁泉、706 所张梓昌、52 所孙璋、中科院计算所徐正春;后排:凯旋机械厂倪耀国、华东计算所陈仁甫、统计局信息中心丁涤清、邮电部数据通信技术研究所陈锦章,738 厂张锡九、15 所杨天行(丁涤清提供)

1973年,阎沛霖(左一)访问美国观看机场导航系统

年高离休严自律

1977年,阎沛霖离开工作了20年的计算所,调任国家科委担任一局局长、科技工作咨询委员会委员。他仍然兼管为发展我国计算机事业的有关工作,如推动并帮助国内各省市科委建立计算中心,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计算机应用等。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认真贯彻党的改革开放政策,1981年,他鼎力促成国家科委引进了500台微型计算机,并通过技术培训和学术交流等组织措施,使之得到成功的应用。他的这些举措为我国于80年代初期引进国外计算机技术起了极好的示范作用。

1988年,阎沛霖因年事已高而离休。他早年投身革命,一生胸怀社会主义建设大局,对待工作兢兢业业,对待生活廉洁自律,对待同志坦诚相待,深得众望。1964年被选为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1980年被推举为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他是中国计算机学会的发起人和组织者,曾连续四届被选为这个学会的常务理事,后被推为名誉理事。

阎沛霖同志于2003年1月1日20時零分,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阎沛霖同志病重期间和逝世后,党和国家领导人李鹏、朱镕基、曾庆红、贺国强、彭珮云、叶选平、宋健、张劲夫等同志都以不同方式表示慰问和哀悼,对其家属表示慰问。1月15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了送别仪式。全国政协副主席叶选平、科技部邓楠、吴忠泽、谢绍明、韩德干等同志参加了送别仪式。我国广大计算机工作者将永远铭记阎沛霖老所长为发展中国计算机事业做出的平凡而伟大的贡献。在隆重纪念南开大学建校90周年之际,我们为老校友阎沛霖同志的光辉一生而无比自豪!

(刘瑞挺2009年1月25日星期日,本文摘录)

刘瑞挺,教授,1937年生于山西太原,1960年毕业于南开大学并留校工作。1984年任南开大学计算机与系统科学系首任系主任;1985—1986年在加拿大McMaster大学网络中心工作。研究方向为计算机体系结构、网络与信息系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