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计算机第一人何育辽的百年诞辰
2019-11-05 15:39:43
  • 0
  • 0
  • 0

2018年9月21日是何育辽先生的百年诞辰,即使在上海也少有人知晓他是谁,可他的功绩却留在计算机领域,为”两弹一星“,为计算机事业亟尽全力,做出了卓越的奉献。

何育辽成长的年月,面对日本鬼子的侵略和战乱,他的生活依旧追逐着学校西撤,越过江河山峦,打下扎实的学业基础,造就了坚韧的品格,在中国的数字大道上,他的人生永远闪烁着灿烂的火花。

  何育辽研究员

华东计算所研制的J-501机,为于敏、邓稼先上机突破氢弹理论

上海计算机第一人

1956 年5 月25 日晚,何育辽讲师参与了复旦大学电子模拟计算机( 复旦601 型) 的算题演示,他是项目组成员。《解放日报》的这条新闻,次日头版头条见报。在没有计算机、网络的年月,报道速度实属难得。

这项工作是当年“向科学进军”所推动的,一月,党中央号召;二月,酝酿起步;不到三个月时间完成了。他们向记者表示“还将设计更复杂的其他类型的电子计算机”。当时,数字计算机正在科学规划中紧锣密鼓的酝酿。这一年,何育辽37 岁,他的目标从此就和国家需要紧密结合到一起,被选派到北京,参加了中科院计算所举办的第一届计算机训练班。

1958 年9 月,根据国家科学规划,上海市要求复旦大学举办二年期的计算数学训练班,何育辽负责专业工作。不过,他并没有跟班教学,而从复旦调出,先是参与华东计算所筹建,然后负责研制国家急需的电子计算机。何育辽曾是华东所惟一见过电子数字计算机的人。

1958 年,上海市委决定由学校、科研、工厂三方成立“计算机专业组”,组长由交大副校长邓旭初担任,技术由何育辽负责。华东所建所时由市委直接领导,中央和市属单位都全力支持。建所仅一个月,“沪ⅰ型”计算机由何育辽主持开工,他是带队者,也是探路人。不久,上级决定“沪ⅰ型”改为仿制103 机,仍由何育辽主持,经过北上取经和借鉴,几个月时间调试成功,1960 年又升级提速,科研队伍走过了技术生疏,工艺欠缺的阶段,收获的是信心和严格的作风,更重要的是争取了时间。

主管上海市科技工作的刘述周书记说到那两年的曲折:“指标过高,计划过大。如1958 年的‘三年卫星上天’,大家头脑发热。1960 年完成5—10 万次的电子计算机,实际上只完成了103 机的改型,5—10 万次的只是样机实验,百万次的只作了些零件试验。问题在于我们完全没有经验,不知道科学研究的‘厉害”。

1956年,何育辽到北京参加了中科院第一届计算机训练班。

华东计算所1958年初创时期的凤阳路旧址

闵行会议为核武器下达计算机任务

1959 年12 月,上海市委召开闵行会议,王芳荆、何育辽、虞浦帆出席,落实中科院指示,要为核武器研制提供一台每秒运行5万次的计算机,华东所决定何育辽担纲主持。他上北京,访中科院计算所索资料,进北大寻支持,走南大商合作,回上海提方案,定电路,确定技术指标,他带领几十位大学生和职工测试器件、组装生产,白天抓进度与部件质量,晚饭后给职工讲脉冲电路,请到复旦教师许自省讲程序设计,交大的老师讲晶体管电路。那时,103 机还没有交付使用,依靠这个新建队伍,想要生产一台将近20 个机柜的大型J-501 计算机和全套外部设备,风险很大。难度不光在技术体系,压力在于提升队伍技术能力,才能保障电路功能,日思夜想,呕心沥血。

1960 年全国进入困难时期,食品营养缺乏,任务劳累,好在经过质量整顿,理论与设计都已完善,调试就是寻找故障和不断解决器件质量问题,每日消耗着电力,也消耗着人的精力和体力,何育辽们展现的是一种意志与追求,技术成果与队伍建设都在一天天地同步向前。科学院华东分院有刘述周这样的好领导,对何育辽有着准确的评价,因为何育辽的贡献、水平和能力,1960 年6 月28 日,中科院上海分院批准何育辽为研究员,据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在上海就他一人从7 级讲师破格提升研究员。

王仲良副院长是坚持“出科研成果、出科技人才”办院方针的带头人。他提出“服务好就是领导好”,引领科学家集中主要精力和时间致力于科学研究,造就“群星灿烂”。三年困难时期,自己忍饥受饿为科研人员搞粮食、副食品供应。

为了计算机献出生命

1962 年10 月19 日,何育辽主持华东计算所的一次专家学术研讨会,审定J-501 的方案,展现已取得的成绩,他先做了学术报告,再带领专家们到机房现场调试、检测,反复蹲下站起指点机柜讲解线路,演示计算机运行。为了准备这次会议,项目组提前调试电路和准备汇报忙碌不停,当天他的精神高度兴奋,会议结束之后已近傍晚,在送他回家的小轿车上不幸突然逝世。

据同事回忆,他已存在脑瘤多日,这天突然破裂,短暂而又灿烂的生命就此中止。他的次子何平立清楚记得,在父亲的追悼会上,中科院上海分院、上海市等送的花圈上,都写着“何育辽烈士”,中科院拨付丧葬费4000 元,立碑安葬在联义山庄,可是文革时整个墓地被捣毁。

J-501计算机机房

何先生用过的文具

他的书架

何育辽的夫人陆志纯也曾在华东所工作,这是夫妻俩同次子何平立在凤阳路研究所

老何走了,大家非常悲痛,也为项目遭受的沉重打击而担心。任务自然不能停顿,所领导决定虞浦帆工程师担任技术负责人,继续奋战,这台计算机终于如期完成,被邓稼先选中。1964 年9月,于敏在这台计算机上取得氢弹原理研究的重大突破,邓稼先赶来助战,三年后中国的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主持上海科技工作的刘述周,对计算机的进展,对华东所和何育辽很熟悉,千方百计发挥计算机科技人员的作用,他在全市科技会议上总结,“电子计算技术方面——已初步建立计算技术和计算数学的研究中心,自制的每秒1100 次的计算机已稳定运转,可以进一步设厂生产,每秒5 万次的计算机正在调试。”完成J-501 计算机是一个科技奇迹、工业奇迹,也是一项重大功绩。领导和同事们没有忘记何育辽,50 年过去了,许多当年同事仍然留下了对他的记忆。何育辽是在大战中拼死向前,冲锋陷阵牺牲的战士,虽然他没有看到J-501 机的成果,没有接待于敏、邓稼先来所上机,更没有看到今天人手一台智能手机,满街数字大屏幕的景象,而正是他们这一代人为了中国会有这样的日子而奋斗过,他无愧于中国计算机事业的先锋。

何育辽祖籍浙江慈溪, 12 岁入宁波效实中学,这是一所百年名校,培养了童第周、翁文波等众多名家、大家,其父何其枢在京师大学堂就读中文系,后返乡参与创办效实中学,并任校长。1932 年,日本侵占东北后又制造一二八事变,十九路军坚决抗战。何育辽不畏战火,先后在杭州、上海学习土木、电机,又随复旦大学退避重庆北碚,为就业学习电讯机务,并从事机务工作一年,他的学习成绩优秀,毕业后留校任教,抗战胜利后,随校返回上海。他和这一时期经受磨难的学子相同,爱国敬业,希望用自己的知识和工作,使国家强盛,民族进步。何育辽如一颗灿烂的星辰,在中华民族进步、强盛的历程中,在计算机事业的长河中发出耀眼光环。

何育辽,研究员,1918年9 月21日出生,浙江慈溪人,1931 年入宁波效实中学初中,1937 年秋起先后在杭州之江大学、上海大同大学、重庆中央大学学习土木专业、电机专业,参加电讯机务员培训并在重庆电信局任职一年,1941年进入复旦大学土木工程系,1944 年9月毕业留校任助教,1952 年任物理系讲师,1956 年赴中科院第一届计算机训练班学习,参加华东计算所建所筹备,承担103 机、J-501 机研制,为中国核武器研究做出重大贡献,1962 年10 月19 日因公去世,享年44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