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默认栏目
  • (320)

科学奇人吴允曾(附二篇文章)

有一位跨越多个专业的奇人、卓有贡献的数理逻辑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就是吴允曾教授。吴允曾从哲学而数学,从数理逻辑而计算机,这并不是单纯的专业转移,而是将几个领域结合起来。没有留学经历的他,却能将自己的学问传播到海外去。 吴允曾祖父吴昌绶,清末举人,曾辅佐詹天佑任职铁路工程的“总文案”。吴允曾随祖父成长多受熏陶,家学渊源得益深邃。“二战”后生活艰辛,奔走生计,吴允曾幸得世交长辈教育家傅增湘帮助,在傅先生指...

  • 4
  • 0
  • 0
  • 0
2020.02.26 15:38

2 应急与电信:从非典到疫情防控

2003年,非典之后,国务院发出要建立应急信息系统的决定,大中城市先先后后开始部署。应急系统当然离不开电信部门,但有的城市机构管理者就特意撇开电信,不叫他们参加工程筹备和讨论。原因大概是不想把这块可观的工程费用投到电信领域去增值,他们知道电信设备谁都可以买到,而且还可以“二包”,“三包”施工,他们自己都有或明或暗的工程设计及施工单位。作为行业协会的秘书长,我有机会接触到这个工程规划,就问相关的技术负责人,...

  • 711
  • 0
  • 0
  • 0
2020.02.26 15:34

CCF专访胡守仁——一辈子从事计算机事业

原题:CCF专访胡守仁教授——一辈子从事计算机事业的普通一兵 2019年6月17日,司宏伟等访问胡守仁教授。

  • 3
  • 0
  • 0
  • 0
2020.02.26 15:33

曾庆存在莫斯科上机记

《计算机六十年》编者注:我在《溯源中国计算机》中说,想精确统计出究竟有多少人到苏联学习过计算机及相关技术,是十分困难的。因为,有一些学习数学、物理与应用科学的同学,也在苏联学习并使用了电子计算机。获得201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曾庆存就是曾在苏联精心上机解决难题的一位留学生,因为他的工作,将苏联气象预报准确率提升到了61%,前所未有。自此,数值预报成为气象预报的主要方法。1958年,中科院...

  • 5
  • 0
  • 0
  • 0
2020.02.26 15:33

计算机技术情报与图书记载着产业进程

公众号《计算机六十年》 文章第122篇在研制计算机的同时,中科院计算所、高等院校和出版社编辑出版了“计算机动态”、计算机图书、刊物和辞典。技术情报和技术交流是不可或缺的科研工作,图书刊物是科研工作的总结,又是下一代项目的前期依据,记载了国内外计算机科技发展过程。数以千计的编辑人员为了这些刊物、辞典奉献了毕生的精力,他们为计算机事业的发展功不可没!计算机学刊中科院计算所筹委会创办了《电子计算机动态》,筹委...

  • 5
  • 0
  • 0
  • 0
2020.02.26 15:31

兵器试验中心数字弹道的传奇

弹道计算是计算机发明的重要动力之一,中国的计算机从一开始就应用到了弹道计算领域。“中国白城兵器试验中心”是一个研究各种兵器弹道的单位,自然离不开计算机,他们创造了441-B 晶体管计算机的使用佳绩。 试验中心当年叫做“中央靶场”,这是20 世纪50 年代苏联援建新中国156 个项目的附带品,是计划补充项目。著名的核物理学家何泽慧1936年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到德国柏林高等工业大学技术物理系攻读博士学位,出于抗日爱国热...

  • 7
  • 0
  • 0
  • 0
2020.02.26 15:27

刘寅和计算机工业的传奇

《刘寅传》2018年9月,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 从六十年前开始,中国能够成批的生产计算机,提供给两弹一星工程、科学院、高等院校和若干行业应用,不失时机地完成诸多高难度课题,堪称奇迹。其中,刘寅的功劳不可或缺。现在,这批电子计算机没有好好保留,全都在房地产大拆迁中销毁,这段经历已被遗忘,但历史犹在。 1956年9月19日,国务院批准成立北京东郊三个新建无线电重点工程项目竣工验收委员会,由刘寅任主任,蒋崇璟和北京市一...

  • 3
  • 0
  • 0
  • 0
2020.02.26 15:12

中国第一台大型天象仪计算机

编者注:今天(2020年2月7日)的《北京日报》第8版的专版——《天文馆 收藏日月星辰的地方》介绍了天象仪和北京天文馆,但是却遗忘或忽略了当年北京工业学院(现为北京理工大学)为该馆研制的服役30年的”天象仪计算机“,编者特地找到李书涛先生所写的回忆文章,供大家参阅。当代社会急剧发展,人们的创造如同星移斗转,很快便退出历史舞台,然而创新的精神和创造经验是不过时的,这是人类的宝贵财富,理应留存收藏。美丽的北京西郊...

  • 4
  • 0
  • 0
  • 0
2020.02.26 15:09

纪念计算机事业先驱者任公越

这个鼠年的大年初一,因为非典型肺炎病毒的泛滥,已无节日气氛,各自在家闭锁足不出户,一天天就在众人的焦急与期盼中过去。第十天的晚上,我在公众号上重新发出整理后的“104机横空出世”,突然在微信中收到方鹤鸣先生发来“任公越先生在大年初一去世”的噩耗,在悲痛的心绪中,回到了十多年前在河北省固安与任先生相识,回到了六十年前的酒仙桥,任先生和他的同事们装配电子管计算机的时候。 任公越先生 任先生退休后,因为房价的高...

  • 4
  • 0
  • 0
  • 0
2020.02.26 15:08

104计算机横空出世(1-5全)

本文原分5节上传,因公众号发文篇数有限,现合为一篇,重发。供电子企业人士、科研人员、计算机专业教师和历史研究者参阅。 104机”全家福“,没有广角镜头,照片是在738厂食堂借地拍摄的。由张效祥教授领导的中国第一台大型数字电子计算机104机是仿制苏联的БЭСМ-Ⅱ计算机,有22 个机柜,主机、电机组各占地200 平方米。全机共用4200 个电子管,4000 个晶体二极管,字长39位,容量4K,每秒运算1 万次,内存2048 个全字长磁芯体,2 台2...

  • 22
  • 0
  • 0
  • 0
2020.02.24 15:00